最新公告
  • 欢迎您518资源网,本站秉承服务宗旨 ,销售只是起点 服务永无止境!立即加入我们
  • 阿富汗局势突变 塔利班:不认为“东伊运”未来有可能留在阿富汗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刘欣 林晓艺】乌鲁木齐火车站“4·30”暴力恐惧袭击案、喀什“7·30”“7·31”暴力恐惧袭击案、和田墨玉“12·14”暴力恐惧杀人案……一件件惨绝人寰的案子背面,都绕不开一个臭名昭著的姓名:“东伊运”。跟着阿富汗形势的骤变,这个散落占据在我国周边国家的恐惧安排还有多大实力,是否会继续无事生非值得关注。多位反恐问题专家近来在承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标明,现在在阿富汗境内的“东伊运”成员大约有几百人,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怎么实现冲击“东伊运”的许诺,仍存在许多不确定要素。

    1631776111-a9b7ba70783b617

    “东伊运”到底在阿富汗还有多少人?

    “据巴基斯坦有关方面估量,现在在阿富汗境内的‘东伊运’成员可能有200到300人。”反恐专家、我国现代世界联系研究院研究员李伟告知《环球时报》记者,这些“东伊运”成员一般处于有安排的分散状况,“虽然不能说形成了有编制的军队或者准军事力气,但只需这几百人在,滋生恐惧活动的不稳定要素就存在”。

    李伟对“东伊运”危害性的判别并非言过其实,“东伊运”的破坏力之大,有足够多血淋淋的案子来作为铁证。国家反恐办副主任、公安部反恐惧局副局长吴鑫曾在7月14日公安部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东伊运”是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惧活动安排,全称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又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也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是“东突”恐惧实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惧活动安排之一。

    2002年,联合国安理会1267委员会对其列名制裁。2003年,我国确定并公布其为恐惧活动安排。该安排自成立以来,在新疆地区指挥实施了数百起暴恐事情,形成严峻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除此以外,“东伊运”还与境外恐惧安排进行勾结,李伟对《环球时报》记者标明,“伊斯兰国”猖狂时期,从我国偷渡出境去参与“圣战”的人曾达到一个高峰,数字以千计算。

    李伟的说法也可与此前国家反恐部分官员在2015年透露的信息彼此印证。有相关官员指出,近年来我国境内的极点分子遭到“东伊运”和世界恐惧实力的网络宣传、招募的招引,不合法出境赴叙利亚、伊拉克等国参战的状况杰出。在“东伊运”的安排下,我国籍极点分子由我国西南部云南、广西等边境地区不合法出境,在当地“蛇头”带领下抵达东南亚国家,在土耳其的“东伊运”成员为他们办理假身份证件后,乘飞机前往土耳其。

    这些人抵达土耳其后就被“东伊运”招募,并从中选择“圣战”思想“坚定”的人员,经土叙边境进入叙利亚参与实战。一般在叙参战两三个月后,又回来土耳其。李伟说,“中方依据各方掌握的状况,约有300名我国籍极点分子在叙利亚参战,其间大部分人员归于在叙利亚的‘东伊运’分支,还有一些人员加入其他恐惧极点安排。”

    跟着近些年“伊斯兰国”等境外恐惧安排遭到重创,“东伊运”在境外的活动空间也发生变化,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东伊运”一度被反恐举动打散,现在总共还有多少人,跟“基地”安排等恐惧安排还有多少关联度很难判别,“但可以肯定的是,其核心成员肯定在巴基斯坦、叙利亚、土耳其等国,总体来讲,在叙利亚的‘东伊运’分子规划要大于在阿富汗境内,并且其最近几年相对低沉。”

    “在毗邻国家中,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是‘东伊运’安排成员前往概率较高的国家。”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法学院教授舒洪水14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解释说,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接壤,该省是“东伊运”恐惧分子的首要聚居地;巴基斯坦北接阿富汗,西北部北瓦济里斯坦部落、俾路支省等一直以来存在恐惧安排,其间不乏反华恐惧安排;2016年8月30日,“东伊运”成员对驻吉尔吉斯斯坦我国大使馆发起自杀式炸弹攻击,形成三名使馆工作人员受伤。

    值得注意的是,“东伊运”仅仅“东突”恐惧实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惧安排之一。2003年,我国榜首批确定的“东突”恐惧安排名单有: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突厥斯坦解放安排、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东突厥斯坦新闻信息中心。

    李伟标明,现在在世界范围内,“东突”分子还以各种安排的面貌存在,“其间以‘世维会’以及所谓‘维吾尔协会’名义的最多,他们摇身一变,就成了西方口中的‘非政府安排’,比如‘世维会’头目多力坤·艾沙,实际上便是我国公安机关通缉的恐惧分子。”

    “东伊运”与塔利班的纠葛

    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8日在承受《环球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作出许诺说,他不以为“东伊运中的任何人未来有可能留在阿富汗的任何地方,尤其是那些有意图对其他国家发起破坏性举动的人”。沙欣还标明,塔利班将不允许“东伊运”等安排在阿富汗有任何练习场、资金筹集组织和战士招募场所。

    “到现在,他们已知的任何上述场所和组织都已不再运转。”沙欣解释称,履行上述方针契合塔利班的世界利益,不然塔利班将难以把精力会集在阿富汗的重建和为该国民众供给日子保证上。

    “沙欣的表态意味深长,这意味着阿富汗塔利班知道‘谁是东伊运’‘东伊运在哪’,也意味着‘东伊运’跟塔利班是有一定触摸的。”张家栋14日对《环球时报》标明。

    关于沙欣的表态,我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9月10日的记者会上标明,中方屡次就“东伊运”问题向阿富汗塔利班方面标明严峻关心,阿塔对此是重视的,也是有慎重许诺的,“我们希望阿塔言出必行,同‘东伊运’等恐惧安排彻底切割,在境内采纳有用措施予以坚决冲击,同时加强与邻国的协调协作,防止跨境外溢效应,使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惧实力的滋生地、庇护所和分散源。”

    “不支撑恐惧安排,应该是非买卖性的行为,是一些触摸和协作的条件,而不是结果。”张家栋说。

    此前官方公布的信息显示,阿富汗塔利班曾在练习装备人员方面临“东伊运”供给过支撑,舒洪水告知《环球时报》记者,在“东伊运”建立初期,该安排就将阿富汗作为基地,阿富汗塔利班曾向以艾山·买合苏木为首的“东伊运”的“迁徙圣战”分子供给过经济和物质援助,如资金、住宅、车辆,以及充足的枪支、弹药等。

    在塔利班榜首次在阿富汗掌权时期,其装备中乃至还有一个由“东伊运”分子组成的“我公营”,由大约320名来自我国新疆地区的恐惧分子组成。除此之外,阿富汗塔利班还派人对“东伊运”进行装备练习,包含自杀式人体炸弹、C4炸药及各类遥控和定时炸弹的制造与运用等。作为报答,“东伊运”成员则随时参与塔利班安排的各类作战。

    在舒洪水看来,虽然“东伊运”与阿富汗塔利班曾有过协作,但当时,塔利班与“东伊运”的目标却存在三点不同:“一是政治诉求点不同,塔利班寻求建国,‘东伊运’寻求推翻他国政权。二是对美情绪不同,塔利班敌视美国,而‘东伊运’被美国从恐惧安排名单开除,乃至遭到美国政府的支撑。三是对华情绪不同,塔利班希望获得我国的支撑,而‘东伊运’反华。”

    舒洪水也提到,掌握政权后,塔利班与“东伊运”之间的过节在扩大,“但还不代表他们现已不在一条船上,塔利班与‘东伊运’之间的互动联系杂乱,仍需求进一步调查。”

    那么,阿富汗塔利班实现许诺的远景是否乐观?张家栋以为,正是由于“东伊运”在阿富汗等国的实力范围很小,该安排很难被清剿,由于它几乎是“隐形”的。

    张家栋说,“即使塔利班想实现许诺,但是现在来看,塔利班对部落长老和底层军官的控制力,还难以形成自上而下的彻底畅通体系。再比如,巴基斯坦作为我国亲密的伙伴,对‘东伊运’等恐惧安排的冲击肯定是竭尽全力的,但也没能彻底处理问题,因此塔利班能否实现许诺,需求打一个问号”。

    美国反恐方针“双标”难逃干系

    多名承受采访的专家以为,“东伊运”等恐惧安排之所以终年坚持活跃,与美国反恐方针的“双重标准”大有联系。

    “20年间,美国对‘东伊运’情绪经历了两次‘供认-否定’的改变。”舒洪水整理美国情绪的变化称,榜首次改变发生在“9·11”至2004年,“9·11”袭击后,跟着中美反恐协作的升级,小布什政府于2002年8月宣告将“东伊运”列入美国政府的反恐清单,正式确定“东伊运”为恐惧安排。2002年9月11日,联合国安理会也正式将“东伊运”列入恐惧安排和个人名单。但在2004年,美国以“东伊运根本不具备安排化发起袭击的能力”为由,将“东伊运”从其国务院的世界恐惧安排清单上删去,不再确定“东伊运”为恐惧安排。

    美国的第2次改变发生在2016年-2020年。在2016年的G20杭州峰会上,中美领导人举办会晤,美方依据美13224号行政令将“东伊运”列为恐惧安排并支撑将该安排列入联合国1267委员会综合制裁清单。但2020年11月5日,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告依据《移民和国籍法》撤销将“东伊运”定性为恐惧安排的决议。

    “应该说美国在阿富汗战役的第三个年头,举着‘反恐’的旗号把矛头指向伊拉克的时候,就已充分暴露‘反恐’仅仅一个幌子。”李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后边发生的包含“阿拉伯之春”在内的事情,更是让“东突”分子看到“机会”:只需是以极点暴力来进行推翻活动,就会得到西方的干涉。

    张家栋告知《环球时报》记者,“东伊运”当年进入美国的制裁名单,是由于美国在“9·11”之后需求我国的支撑,“美国把这当作一个政治交换,其实许多美国人乃至都搞不懂‘东伊运’是什么。后来有海外反华实力批评美制裁‘东伊运’是‘忽视人权’。对此,听说美国政府有人曾私下宣扬,如果否定自己是‘东伊运’安排成员,就可免遭制裁,这也导致后来一些‘东伊运’成员改用其他姓名以逃避制裁。”

    “阿富汗形势的骤变使得‘东伊运’的命运到了一个节点,但并不是结尾。”舒洪水对《环球时报》记者标明,塔利班对“东伊运”的情绪是模糊的,这决议了短期内塔利班不会与“东伊运”撕破脸。此外,“东伊运”活动区域并不局限于阿富汗。在中东,“东伊运”分子长时间占据土耳其和叙利亚边境,在中亚地区,“东伊运”与当地的“东突厥斯坦世界委员会”“东突厥斯坦解放安排”和“东突厥斯坦联合民族革命阵线”等极点安排联系密切。即使塔利班和“东伊运”撕破脸,也不会对“东伊运”形成致命性冲击。

    舒洪水说,面临当时形势,我国应做到三点:榜首,清醒认识。寄希望于阿富汗形势的骤变来处理“东伊运”问题是不现实的,“东伊运”背面的首要动因是中美大国联系。第二,凝聚一致。中方可以考虑以上合安排协作项目为依托,支撑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等阿富汗邻国开展边境哨所、练习组织和视频监控系统建造,建造共同巡查机制,强化各国边境管控能力,谨防“东伊运”跨境联络、跨境活动和跨境举动。第三,苦练内功。坚持当时国内反恐去极点化方针不动摇,形成全面反恐社会风气,让全部恐惧实力、极点主义实力在我国沦为“过街老鼠”。

    • 7040会员总数(位)
    • 868资源总数(个)
    • 147本周发布(个)
    • 12 今日发布(个)
    • 573稳定运行(天)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
    升级SVIP尊享更多特权立即升级